<ins id='tma20'></ins>

    <span id='tma20'></span>
    <fieldset id='tma20'></fieldset>

    <acronym id='tma20'><em id='tma20'></em><td id='tma20'><div id='tma20'></div></td></acronym><address id='tma20'><big id='tma20'><big id='tma20'></big><legend id='tma20'></legend></big></address><dl id='tma20'></dl>

    <code id='tma20'><strong id='tma20'></strong></code>

  1. <tr id='tma20'><strong id='tma20'></strong><small id='tma20'></small><button id='tma20'></button><li id='tma20'><noscript id='tma20'><big id='tma20'></big><dt id='tma20'></dt></noscript></li></tr><ol id='tma20'><table id='tma20'><blockquote id='tma20'><tbody id='tma2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ma20'></u><kbd id='tma20'><kbd id='tma20'></kbd></kbd>
        1. <i id='tma20'></i>
          <i id='tma20'><div id='tma20'><ins id='tma20'></ins></div></i>

          掐指一算,姑娘註孤生啊!

          • 时间:
          • 浏览:54
          • 来源:18岁末年禁止观看_18岁末年禁止观看的网站免费_18岁末年禁止观看全程

          人物介紹:奇門八算齊鐵嘴,是下三門裡一個比較奇怪的人。他的盤口隻有一個,就是長沙老茶營的一個算命攤。那是他父母留給他的唯一的產業。齊鐵嘴做生意有一個奇怪的規矩,就是不管誰來買貨,他都會給那個人算上一卦,名叫送算。齊鐵嘴算過很多人的命,可他很少算自己的命,因為他覺得如果提前知道將來會發生的事就沒意思瞭。齊鐵嘴喜歡一個茶樓的姑娘,但他沒跟她在一起,替她算好瞭姻緣後就走瞭,他這輩子都是一個人過的。

          1

          人頭攢動的正南路街道上,一抹紅色的倩影穿過,人群微動。

          女子一身大紅色的長裙走在正南路的街道上,遠遠看去好像一朵如火的紅荼花。她所過之處,旁邊的人無不微微低著頭,默默地向後退瞭一步,給她讓出一條道。隨後她站在一條深巷子口,頓瞭頓,就揚著脖子走瞭進去。

          今日的生意不多也不少,齊鐵嘴一身青色長袍,蹺著腿悠閑地坐在攤前哼小曲,一眼一瞟,就隔著敞開的店門,看見一抹紅色的身影,頓時整個身子忍不住顫瞭顫,起身打算跑,卻被一個提前奔過來的素衣丫鬟拉住瞭。齊鐵嘴嘴上笑著回過頭,坐瞭下來,心裡卻暗罵著:“是誰把這洛傢的小祖宗招惹來的!”

          那紅衣女子隨後走來,站在算命攤前,居高臨下地打量著他:“聽說,你是長沙第一神算?”齊鐵嘴推瞭推鼻子上的老花鏡,亮出一個招牌式笑容:“不敢當,不敢當,略懂而已。不知洛小姐今天來是想算什麼?”

          對面高傲如神嗣的女子臉上浮出一絲別扭,咳瞭一聲,神情尷尬地看瞭看旁邊一身素衣的丫鬟。那丫鬟一看女子朝她看,眼裡一絲精光閃過,趕忙欣喜地上前,對著齊鐵嘴壓低瞭聲音說:“我們小姐求姻緣!”

          哦!齊鐵嘴心裡忍不住偷笑,面上卻是強裝著一本正經,掐指開始算起來。

          來人是洛軍官傢的小姐,洛梓夕。

          她爹是在張啟山來之前,長沙城裡最大的軍官。張啟山來瞭之後,她爹才退居後位,享享清閑。

          這洛梓夕在長沙城裡是出瞭名的囂張跋扈,無理取鬧,無人敢惹,所以至今都還沒嫁出去。

          第一次,她與城北林傢的少爺定親,結果人傢第二天就跑到深山裡剃度出瞭傢。

          第二次,她與城西君傢少爺定親,當夜人傢就帶著自傢表妹私奔瞭,再回來時,連孩子都有瞭。

          第三次,她與城東的葉傢少爺定親,誰知人傢一聽,一條白綾,以死明志,丟瞭半條命。

          ……

          就這樣,洛梓夕拖到瞭現在還沒嫁出去。

          齊鐵嘴掐著手指,轉瞭轉眼珠,開口道:“洛小姐這紫微星落入辰戌,空宮為六陰宮,孤辰寡宿,隔角星疊加,陰陽差錯。”然後搖瞭搖頭,這命格其實他不算,也看得出。

          對面的洛梓夕眨瞭眨眼睛,一愣,沒聽太懂,轉頭與身旁的丫鬟對視一眼,對方也表示不懂。於是她揚起頭,單手撐在齊鐵嘴面前的桌子上,壓低瞭身子,陰森森地開口:“說人話!”

          齊鐵嘴一笑,亮出兩排白花花的牙齒,道:“就是洛小姐你姻緣線斷,此身命註孤星。”說完他就收拾攤子打算逃。

          洛梓夕沉瞭臉,單手撐著桌子沒動,眼裡的光明明滅滅:“你的意思是說,我此生都不會有男人?”接著她又勾起嘴角冷笑,抬頭盯著齊鐵嘴,透著危險的氣息,一步一步向他逼近,“我洛梓夕從不信命,今日我就拿你齊鐵嘴破瞭這命格!”

          正在收拾東西的齊鐵嘴一聽,嚇得羅盤、硬幣掉瞭一地,撇下攤子就跑瞭。

          後面的洛梓夕也不急,從腰間取下一根鑲金紅色軟皮鞭,對著齊鐵嘴的方向一揮,便將齊鐵嘴死死捆住,動彈不得。

          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齊鐵嘴頓時就苦瞭臉。完瞭!完瞭!他這是要晚節不保瞭嗎?洛傢這丫頭也太無法無天瞭!

          2

          洛傢是一座舊式的宅院,白瓦灰墻配著烏漆的窗子,古色古香。

          往裡走的重院,是新翻修瞭的,一色的明透亮朗的大玻璃窗子。此時窗子緊閉著,外面站著一個素衣的丫鬟,東張西望地,顯得有些緊張。

          洛梓夕就坐在這間房裡,和被綁著的齊鐵嘴大眼瞪小眼。

          齊鐵嘴死死地躺在紅色流蘇的大床上,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就這麼驚恐萬狀地盯著坐在床沿的洛梓夕,心想她要是真的撲上來,他,他就咬舌自盡!

          一旁的洛梓夕背著他,摸瞭摸她那紅色燙金的九節軟鞭。不知過瞭多久後,她轉過身來,火紅的裙擺在空中起起伏伏,好似紅荼花盛開的花瓣,莫名地照亮瞭齊鐵嘴的眼。她一揮鞭,齊鐵嘴身上的繩子就自動脫落瞭下來。

          齊鐵嘴驚訝地看著她,暗自揣度,她這是玩的哪一出呢?他徑直起身,打算直奔著門外走。

          “齊鐵嘴,你給我站住!”身後的女子不大卻上揚地喊道,帶著命令與威脅,抬手一鞭揮向瞭齊鐵嘴旁邊的空地。

          “啪”的一身脆響,前面的齊鐵嘴拂瞭拂青色長袍,轉過頭,難得正色地說道:“洛小姐可知道,這樣無緣無故地綁人,是違法的。莫非洛傢都是像你這樣無法無天?!”

          猜你喜欢

          醜女救父

          河北昌黎趙傢莊有個趙員外夫人早早謝世撇下一對雙胞胎女兒大的叫桃兒小的叫杏兒。都說雙胞胎模樣長得一樣可這姊妹倆長得差出瞭格:姐姐花容月貌讓人不敢直眼瞅;妹妹奇醜無比也讓人不敢直眼

          2020-06-14

          一張欠條裡藏著的愛

          在民政局婚姻登記大廳裡,一對中年男女準備辦理離婚手續。男人填好表格簽下自己的名字後,默默地把這張紙遞給女人。女人默不作聲接過紙,狠狠剜瞭男人一眼,然後出人意料地把登記表狠狠撕成

          2020-06-14

          一碗愛情的綠豆粥

          他會熬粥,會熬很香甜的綠豆粥。她不會熬粥,每次熬粥不是熬幹瞭就是熬糊瞭。她胃不好,而且身體容易上火,經常喝綠豆粥能暖胃還能降火氣。當她知道他會熬粥時,不禁對他產生瞭好感。戀愛時

          2020-06-14

          愛情買賣

          難得看到堂弟小琦的QQ頭像亮瞭,我問他最近過得怎麼樣。他沒有立即答我,過瞭一會兒才發過來一句話:我離婚瞭。正想著該怎麼安慰他呢,他又來一句:“姐,你當初說的沒錯,隻

          2020-06-14

          一隻土雞兩萬元

          雞年春節前,熊三搬進瞭新小區。這天,“發小”打電話給熊三,告訴他送瞭一隻土雞在小區門衛處,讓他去取。熊三下班回到小區門口一看,地上有好幾個編織袋,袋角都

          2020-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