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uoxf3'></i>

<dl id='uoxf3'></dl>

<acronym id='uoxf3'><em id='uoxf3'></em><td id='uoxf3'><div id='uoxf3'></div></td></acronym><address id='uoxf3'><big id='uoxf3'><big id='uoxf3'></big><legend id='uoxf3'></legend></big></address>
<ins id='uoxf3'></ins>

        <span id='uoxf3'></span>

        <i id='uoxf3'><div id='uoxf3'><ins id='uoxf3'></ins></div></i>
        <fieldset id='uoxf3'></fieldset>

        <code id='uoxf3'><strong id='uoxf3'></strong></code>
        1. <tr id='uoxf3'><strong id='uoxf3'></strong><small id='uoxf3'></small><button id='uoxf3'></button><li id='uoxf3'><noscript id='uoxf3'><big id='uoxf3'></big><dt id='uoxf3'></dt></noscript></li></tr><ol id='uoxf3'><table id='uoxf3'><blockquote id='uoxf3'><tbody id='uoxf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oxf3'></u><kbd id='uoxf3'><kbd id='uoxf3'></kbd></kbd>

          愛xp123與愛的戰爭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18岁末年禁止观看_18岁末年禁止观看的网站免费_18岁末年禁止观看全程

          每一次看見兒子挽著女友親親密密地走進傢門,她的心裡就有一陣接一陣的恐慌,浪似的襲過來。就是這樣一個美麗溫柔、嬌小可人、稱之為女人都有些勉強的女孩子,隻用一絲微笑、一個眼神、一聲嬌嗔,便將她守護瞭二十幾年的幸福和依靠,給倏地奪瞭去。

            結瞭婚的兒子,依然與她住在一起,隻是原本不大的房子,卻覺得有些空曠寂寞起來。陽臺上彩旗似的掛瞭一溜艷麗的衣裙,風一吹,呼啦啦地響,那年輕張揚的聲音讓她覺得神往又壓抑。她想像不出兒子何時變得如此勤快又體貼起來,以前他可是連碗筷都不收拾的啊!現在他怎麼可以邊吹著歡快的口哨邊洗著滿滿一盆女人的衣服!

            起初的幾次,她還可以忍受,以為是兒子做做樣子給曉竹看,並暗示他的媳婦在傢裡應擔當起什麼樣的責任。可邊防風暴後來看兒子幹上瞭癮似的不能罷手,便有些氣憤。趁曉竹不在,她便陰沉著臉教訓兒子,說他不中用,娶瞭這樣一個懶惰的媳婦回傢,做飯婆婆幫著做也就算瞭,自己的衣服竟然也要讓老公來洗。兒子好聲好氣地為曉竹說話,說她教高三,忙瞭點,自己搭把手,也累不著。她聽瞭沒吱聲,當天的飯桌上,卻當著兩個人的面,不咸不淡地說,現在的領導怎麼都這樣,讓人忙得連衣服都沒時間洗,是不是過分瞭點?”最後這一句,她故意加重瞭語氣,又裝作不在意地瞥瞭一眼對面一直不做聲的曉竹。沒想到,對面的視線也剛好向她望瞭過來。她註意到,那雙勾走瞭兒子魂魄的眼睛裡,寫滿瞭委屈和驚訝,甚至,還有一絲的抗議和叛逆。

            以後兒子洗衣服的次數果真是少瞭。她當然不知道,兒子趁她不在傢,偷偷地洗完瞭,又在她不動聲色的監視下,讓曉竹給晾出去的。

            其實兒子的工作也不清閑。常常剛剛下班回到傢,飯還沒來得及扒一口,就有電話打過來,召他去礦井下檢測出瞭毛病的機器。這樣的時候,總讓她覺得有些尷尬和別扭。婆媳兩人面對面坐著,卻找不到幾句相投的話來說。

            直到有一次,兩個小時過去瞭,心靈相通似的,兩個人不約而同地說瞭同一句話:阿哲怎麼還沒回來?”說完瞭,竟是彼此都有種莫名其妙的緊張和慌亂。然後便急急地起身,走到各自的房間裡,去撥電話。

            兩人推門出來的時候,眼睛都紅紅的。眩暈似的倚在門框上,互不做聲。終於曉竹哇的一聲哭著沖出瞭傢門。

            趕到礦井上的時候,原本秩序井然的工地上,救護車刺人心的鳴笛聲、警報聲、女人的哭聲、亂七八糟的指揮聲,排山倒海般呼嘯而來。一羅永浩王自如陣頭暈腦漲中,她聽見一聲熟悉的哭喊。拼命地擠過人群,看見一個哭得眼睛都幾乎睜不開的女人,正在眾人的勸阻裡,用手瘋狂地扒著地上的磚塊和石頭,雙手已是鮮血淋淋。右手無名指上雕著一朵精致玫瑰的鉆戒,在燈光裡刺她的眼。她終於認瑞幸偽造交易億出那滿臉淚痕的女人,是自己的兒媳——曉竹。

            她是個經歷過生離死別的女人。年輕時她也曾像曉竹那樣,兩次在礦井旁長跪不起。一次是為自己的父親。還有一次,是為兒子的父親——自己的丈夫。命運待她不公,竟又硬生生地從她手裡奪走瞭兩個小時前還鮮活有力的兒子的生命!所以當兒子遇難的消息傳來的時候,她除瞭綿綿不絕的哀傷,並沒有像曉竹那樣失去理智。她想或許命運就是這樣地吝嗇,不奇門遁甲肯給自己一絲一毫的恩寵,這樣一次又一次地打擊著她吧。

            救援的專傢們已經下瞭結論,兒子生還的希望微乎其微。她有些認命。而曉竹,卻是近乎歇斯底裡地攔住救援人員。求他們救救阿哲,她說她找人給他算過命的,註定瞭會有臺灣新增例一次災難等著他,但卻會幸運地躲過去。她求他們相信她一次,否則,她便跪在這兒扒到死!

            一時間,她竟是有些驚駭——為曉竹的執拗與狂愛。她沒有想到,她把愛的接力棒,以戒指的形式傳遞給曉竹的時候,年輕的曉竹竟是把這種愛,強化到近乎偏執的地步!

            她有些感動,為曉竹對自己兒子的深情。第一次,做婆婆的她,主動和曉竹說瞭話。她說年輕的媽媽中語5:曉竹。我們回傢吧,該有的會有,不該有的,求也求不來。

            而曉竹,卻是把她耳膜幾欲震破似的一聲大叫:!他說過,他會回來,讓我們等他吃飯,他說過的,怎能反悔?”

            救護人員終於被感動瞭,他們答應,即使他已經粉身碎骨,也要把屍骨一塊不少地掘出來。

            救援人員挖瞭五天五夜。而曉竹,也在一旁跪瞭五天五夜。她端來的飯,曉竹一口未動。曉竹說,隻有這樣,才可以感動上天,救回她們的阿哲。

            終於在第六天的清晨,有人一聲高呼:他還活著!”曉竹幾乎是一路爬過去,朝著被兩塊支起的石板夾住因而幸運生還的阿哲欣喜若狂地大喊大叫。等他被抬上擔架的那一刻,這個倔強而又執著的女人,終於暈倒在那片掘起的高高的土堆上。

            第二天的清晨,隔著病房潔凈的玻璃,她看到兒子和兒媳正相偎著喁喁私語。是這樣一個讓人稍稍忌妒的溫暖又感懷的瞬間,讓她突然間明白原來有一種愛,是可以感動命運且跨越生死、暢通無阻的。也是這樣一種愛,如接力棒般可以那樣環環相扣,節節傳開。

          猜你喜欢

          沒牙虎看瓜,沒牙虎偷瓜

          孟良崮山前的稍瓜特好吃。特別是“疙瘩脆”,一落花就能吃,所以侄兒一學會走路就忙著偷瓜。看瓜的是個老頭,因他滿嘴裡沒有一顆牙,外號“沒牙虎”。侄兒一來沒牙虎就攆,老是攆不上,累的

          2020-05-27

          要復仇的女明星

          她以為自己遇到瞭真命天子,幫助她成就做明星的夢想,卻漸漸被他的反復無常灼傷。他說她是他的唯一,她信瞭,卻原來隻是他報仇的唯一籌碼,如果不愛她,要恨也好,她都不在乎瞭&helli

          2020-05-27

          張童入冥

          金末,平興縣(今屬河南)南函頭村有個張老漢,以捕鵪鶉為業,當地人戲稱他為「鵪鶉」。他年紀已經很老瞭,隻有一個獨生子,因年少,人稱張童。一天,張童突然死去。張老漢夫婦感到年老無依

          2020-05-26

          中瞭你那情花的毒

          臨近初秋,蟬鳴依然,是夜,涼如水。子明抱著胳膊,哭紅的雙眼,執著的盯著我,反復而重疊的問我:我到底哪裡做錯瞭,你要跟他走?難道我們兩年的感情敵不過他范傢駒和你的一星期?我從他如

          2020-05-26

          最後一座冰雕

          初戀純如雪欣茹是個美麗的大三女生,快放寒假時,在學校組織的冰雕大賽上,她看見一尊冰雕的魚美人,光彩奪目、鶴立雞群,正在贊嘆,突然發現其他同學都捂著嘴,沖她意味深長地微笑,她這才

          2020-05-26